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沉鱼雅居

路为纸,地成册。行作笔,心当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,旅游达人,自由撰稿人,多家旅游杂志和旅游网站的特约作者! 约稿或者约片请发邮件:50183006@qq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微妙(原创小小说)  

2007-02-07 02:24:48|  分类: 情感阁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如果你细细品味,这世界上有很多微妙的东西在不经意间产生。比如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有时就像化学反应,只要机缘巧合,总会有那么一点点微妙的变化。

  静芯在一个偶然的短信聊天中认识了志。简短的互相问候之后,志开门见山就说:“其实我是一个犯人”。

  静芯笑笑,虽然心里陡然一惊,但并不太相信。“你是在服刑中的犯人吗?”怎么可能呢,犯人在监狱里怎么会有手机,怎么可以自由到随便用手机聊天呢,静芯心里想着。

  “是的,我是正在服刑中,但是在外狱,我又是监狱里犯人的小头儿,所以有些自由。”静芯忙手里的活没及时回他,又发来一条:“你害怕了吗?”

  “我为什么要害怕?那你是怎么进去的呢?”静芯虽然听了“犯人”这个词心里不太舒服,可是对他却产生了极大的好奇,听他说话的语气感觉他不像是个坏人,况且,他绝不会顺着电话线爬过来,便继续跟他聊着。

  他给静芯讲了他的故事。

  那时他才21岁,在部队里当兵,年轻气盛,血气方刚。有一次为了帮朋友打架,居然一失手杀死了那个人,被军事法庭判了无期徒刑。由于他在监狱里立过功,所以被减为12年,后来又因种种好的表现得到加分,又减了两年。

  他高兴得告诉静芯,再有不到一年他就要出去了。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,但也对未来充满了迷茫,更有一些恐惧。静芯便安慰他,给他讲现在外面的世界,外面的一些见闻,帮他描绘未来的蓝图,鼓励他好好改造,早日获得自由。

  在静芯的心里,志属于弱势一类,他的坦诚打动了她,并且她感觉到他有些内向,有些忧郁,他需要她的帮助,给他一些心灵的慰籍,她能做到。女人总是容易被柔弱勾起内在的母性,况热心地帮助一个人是静芯的品质。慢慢地,他们成了朋友,志几乎每天都发短信问候静,她不忙的时候也会和他聊聊。她总是很好地拿捏着措辞,男人和女人的友情需要适度把握尺寸,毕竟她不能给他很多,她有个十分爱她的老公。

  他给她讲监狱里的事,讲他的家人。他的妈妈是一名教师,很严厉,为他付出了很多。他还有一个妹妹,已经结婚了,常常会去监狱探望他,对他很好。还有他的父亲,和他妈妈的关系不好,在外面养了一女人,几乎就不回家。由于他的妈妈性格很刚烈所以就不同意和他爸爸离婚。但是他爸爸说她妈妈不温柔,总是像管教孩子一样对他爸爸,而那个女人对他爸爸却是无微不至的好,是真心的爱他爸爸,并且还来看过志呢。

  他很为家里的事烦恼,又觉得自己给家里添了很多负担,父母为他付出了很多,精力以及金钱,而他却不能帮到他的父母,心理总是怀着内疚。静芯耐心地开导他,劝慰他。渐渐地,志开朗了很多,也变得幽默了起来。静芯发现其实他很聪明,很有才气,他非常喜欢看书,读报。他们的话题越来越广,从足球到军事,从音乐到写诗……他说他非常喜欢一种军事杂志,可是因为不能出去,所以总是看不全。

  有一次静芯出门办事,路过他服外役的地方,突然心血来潮,去书店买了几期他说过的那种军事杂志和自己包里的一期《读者》,也许是想给他个惊喜吧。她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就在外面,他吓了一跳,似乎有些激动,顿了几秒后说,你等一下,我换了衣服就出来。

  静芯站在大门外的马路边,夏日炙烈的骄阳烘烤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,稍顷,只见一个中等个子但却很瘦的男孩小跑着出来,他身穿一件很干净的上半身带白条的淡蓝色狱服。“你就是静芯吧?”他有些腼腆,好像也有些紧张。静芯赶紧伸出手,“你好!”,志白皙修长的手握上来,“你好!”

  “嗯,呵呵呵,没吓着你吧!我办事路过这,顺便给你买了几本书.”她轻轻地笑。把书递了过去。其实她也有些紧张,毕竟第一次见这种方式认识的“陌生人”,还是在这样的地方。

  “谢谢你,进来坐会吧,参观一下。”他也微笑着,露出洁白的牙齿,一脸的真诚挂在那张略带惨白却清秀的面庞上。

  “可以吗?外人可以随便进入吗?”她想推辞,却不想丢了那份信任,“那好吧,就进去看看。”

  那是一排在工厂院落中间的瓦房,他用钥匙开了带铁栅栏的第一道大门,带她进去之后,又用铁链子给锁上了。他说,楼上还有一些犯人,要是有人跑了会很麻烦,这是管教交待的,进出必须锁门。

  静芯听到了楼上嘈杂的人声,他们进了一个房间,窗子的两边各摆了一张床,不大的窗子上装了铁条,门对面放了一张类似办公的桌子,旁边是一把椅子,整个房间感觉有些阴暗。

  志指着那张床说:“坐啊,那床单很干净,这是我们管教的房间。”他自己便坐在椅子上,然后就盯着静芯不眨眼的看。她脚上穿着一双白色高跟皮凉鞋,白底儿坠满淡蓝色玉兰花的薄纱裙长及脚裸,上身是淡湖色短袖V领贴身小衫,一头如黑瀑般的秀发别在耳后,露出两只白色的水晶吊坠,轻轻地晃动,此时她安静地坐在他的对面,在这黯淡的房间里,便宛如一朵含苞的栀子花蕾。最后,他把眼神停留在静芯精致的面庞上。

  静芯突然有些后悔一时的冲动,心里的紧张又增加了几分,但只能装做若无其事的环顾着房间,“你们这还不错啊,就是光线不好,今天你们没出去劳动阿?”她扯出一个话题。

  志赶紧回过神来说:“哦,今天有的出去了,有一个生病的,我和另外一个狱友留下来照顾,还有两个做饭的。还有一个管教在。”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依然没有离开她的脸。

  虽然相隔了大约有两米,静芯还是被他看得有些脸红。“哎!你怎么老盯着我啊,我脸没洗干净啊?”

  这回轮到他不好意思了:“呵呵呵,聊了这么多,认识了这么久,我一直都在想象你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 “现在看见了啊,没什么不同的,不是神仙。”静芯笑着说,她总是喜欢笑,并且笑起来很甜,两只眼睛眯成一弯上玄月。

  “嗯,不是神仙,是天使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“你笑起来好看。”他的语气里带着憨厚,似乎因为久不与外界交流,语言变得简单而直白。

  她看了一眼他略带病态的没有血色的脸,心中隐隐有些疼痛。“你们一般吃不饱吗?伙食不好吗?你们是不是不怎么见阳光阿?”……

  “谢谢你来看我,我真的没想到会见到你,还帮我买了那些书,我把书钱给你。”

  静芯想说,开什么玩笑,不要的,不用那么客气,你又没有钱。可是话到嘴边,觉得会伤了他的自尊心,出口道:“好啊,等你自由了,等你赚了钱,加倍还给我。”她又轻轻地笑。

  在这样的一个房间里,面对着这样一个身份的人,静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复杂,但她却真的又一次被他的真诚所感动。

  他送她出了大门,帮她打了出租车,居然还抢着替她付了车费。她在车上收到一条志发来的短信:谢谢你来看我。他第三次说了谢谢,但却再无他言。

  志还是常常给静芯发短信,偶尔还通个电话说说心事,通电话仅限于白天,她不想影响她的家庭,虽然老公常常很忙。这样的友情持续着,看上去并没因为一次不期的见面发生什么变化,一如从前的恬淡,他甚至没有评价过见她的感觉。

   那天,静芯躺在床上看书,突然清脆的电话铃声敲破了深夜的沉静,她吓了一跳,接起来,是志,她看了一下表11点半,幸好此时老公已经睡得很沉,她有些不高兴,但忍住,悄声说:“怎么这么晚来电话啊,有事?”他冲口而出:“我想你,我跟朋友们在外面唱歌,他们在那闹,我就忍不住想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 可是,语句似乎产生了些许变化,也许大家比较熟了,也许他很感激她,把她当成一个就赎他的天使。

“海,辽阔;天,蔚蓝;地,宽广;

一切因你而改变,我的天使,

世界变得如此美丽,

生命从此充满了幻想、希望和活力

让我重新找到起点。”

 

“夜,是那么迷人

因为有梦,梦里有你

这时的你最美……”

 

“思念让我忘记一切烦恼和痛苦,

这种感觉真好。

我忽然喜欢上梦,那里有你与我分享快乐!”

静看着这些短信有些惊慌失措。这哪里是一般朋友之间的情感呢!

在不知不觉中志对静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待续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7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